中超:退出潮落 中国足球向“真职业”进发?

  57支俱乐部最终获得了职业联赛的准入资格,席卷中国职业足球的最大风暴终于得到片刻停息。

  无论之前的争吵有多么激烈,当这份名单终于颁布后,我们至少能感到一些轻松。毕竟在强硬的财务监管和中性名改革都落实后,大部分球队都可以轻装上阵、重新出发。

  很多人认为,这27年来中国职业足球其实只是企业足球,是伪职业足球。

  的确,中国的足球俱乐部由于经济不独立,导致了经营、法务、管理、文化等一系列的不独立,球迷把俱乐部视为城市的代表,但也许更像是某个企业的附属品而已。

  那么也许从今天开始,尤其是企业的名称已经从所有球队的名字中去掉后,我们应该好好学习如何成为真正的职业足球。

  真正的职业足球,至少应该脱离对投资人的严重依赖,经济独立是第一位的。

  从这个角度看,最近几年俱乐部的频繁退出,就是中国足球“不够职业”的典型表现。随之而来的球员失业,球迷无球可看,意味着中国足球的土壤直接流失,也给中国足球带来最直接的伤害。

  从2018年开始,由于各种原因,越来越多的投资人无法或不愿意负担足球事业的高额投资,原本只是个例的俱乐部解散,开始变成了职业俱乐部退出潮。到了2020赛季开始前,有16支球队球队因为各种原因无法继续维持,这种退出潮达到了高峰。

  近年退出球队一览

  实际上,在疫情的冲击下,2021赛季前“只有”6家职业俱乐部消失,已经比很多人预想得要好。那么,在四年消失了31支球队之后,这种退出潮能否结束?

  从乐观的角度来看,随着足协严格限制球员薪酬与俱乐部的投资,理论上俱乐部的负担肯定会大幅度的降低,球队继续维持的难度也大大降低。有很多球队更换了新的投资人,这些球队的资金状况将得到缓解或者改善。而且既然如此凶险的时间都挺过来的,能留下的球队无论是投资人的意愿和实力都得到了证明,短期内发生重大变故的可能性也不高。可以大胆地预测,等到2022赛季开始前,俱乐部退出的数字会更低。

  但是悬在中国足球头上的乌云似乎仍然没有飘远,很多俱乐部都还有难念的经没有念完。像恒大、富力、华夏幸福、万达这些房地产巨头,自身的困难仅仅是得到缓解,并没有根本性的改善,在国家进一步收紧房地产和金融政策的大背景下,这些球队的未来都不好说。

  华夏幸福30日宣布

  未能如期偿还债务达372.10亿元

  而很多球队由地方政府出面,以下属国企为主体为俱乐部解困,看似比较稳,但也绝非一劳永逸。说起来有些讽刺的是,国企一直是中国职业足球的主要出资力量,曾经一度还有声音认为国企体制陈旧、观念陈腐,是中国足球发展的障碍。现在,又是国资拯救中国足球。

  因此,只是投资人变更了属性,并不意味着俱乐部就能真正解决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如果哪天形势再度走低,足球俱乐部再次变成负担,那么负责任的国资会更理性的处置。

  还有个别俱乐部,比如起死回生的重庆两江竞技和天津津门虎,前者就像是在打吊瓶,后者则像是被拉进了ICU。目前只是通过强硬的人工手段暂时续命,用时间换空间罢了。

  津门虎召回球员重启训练

  中国的职业足球俱乐部无法自力更生,最直接的原因之一就是球员的薪酬太高。之前,虽然中性名改革受到了很多非议,但是有关降薪减投的政策,却基本得到了投资人和广大球迷的一致拥护。

  改变是立竿见影的。这个冬季转会窗,中超球员市场异常冷清。国内球员的转会绝大部分都是合同到期后以自由球员的身份加盟,签订的新合同表面上也都严格遵守了500万的顶薪标准。

  外援上,按照德国转会市场网站的统计,截至3月2日,中超转会费合计支出数字约为2365万欧元,和2011年基本持平,仅为军备竞赛巅峰期2017年的4.03亿的十七分之一。在全球范围内,中超的支出也已经降到了第九位。如果把深圳队在去年就谈妥的金特罗的590万欧元去掉,那么中超就会降到全球第十一位,和意大利丙级联赛差不多的位置。

  金特罗是这个转会窗的唯一大牌

  但是,依照目前的观察,就怕中超军备竞赛暂时偃旗息鼓只是某些投资人避免枪打出头鸟的短期之举,未必是俱乐部真正学会了理性投资,也不代表监管环境已经在真正起效。有国内持证足球经纪人向体育大生意透露,极个别的俱乐部还在用合同之外的利益或好处引诱球员。

  实际上,从2017年开始,几乎每次足协开会都要大谈限薪,但这几年下来效果基本为零。要不是疫情的到来让很多投资人的主业都大受影响,转会市场的温度不会降得这么彻底。

  如果等到疫情彻底消退,宏观经济开始升温后,投资人还能不能管住自己,坚持理性的投资,还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在接受白岩松的专访时,足协主席陈戌源说未来会有更多的措施做好相关的监管,“中国足协请了几家会计事务所,针对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查处的思路和方法,做了比较完整的方案。一旦查出来,严肃处理,搞阴阳合同的,俱乐部降级,球员本人禁赛。”

  类似的措施,中国足协一直在探索,还曾表示将联合税务部门监管球队的投资情况。针对可能的违规行为,理论上的惩罚也很严厉。所以只希望这一次,不要只是嘴上说说。

  真正的职业俱乐部,其立身之本绝对不仅仅只是场上的成绩。联赛有这么多支球队,但冠军只有一个,如果俱乐部的前景和冠军捆绑得太紧,对俱乐部的经营是不利的。毕竟,没有人能保证自己一定拿、一直拿冠军。

  而且绝大部分的足球强国之所以强,其标志正是那些低级联赛的中小俱乐部能够生存,才能有坚实的金字塔基。对于最广大的中小俱乐部来说,他们存在的意义显然不仅仅是成绩。像在英格兰,有太多的低级别俱乐部甚至连顶级联赛都未必踢过,但不妨碍他们成为广大人民群众心中的精神寄托。

  与社区、城市的连接,社会的责任,足球的文化,才应该是广大俱乐部真正应该追求的。只有这样,球迷才会更长久地聚集在球队的周围,这样才能打通球迷的消费,并以此吸引品牌的赞助。毕竟,因为成绩好才来看球的人,一旦成绩不好,也很可能离去。

  在这方面,中国职业足球欠下了很多旧账。很多俱乐部,只要是和场上成绩没有直接关联的工作就不重视,甚至连相关的岗位都不设置,像媒体、球迷、公共关系等工作,都交由母公司负责,或者是一人身兼数职。这样的情况下,工作质量也不可能高,自然是能凑合就凑合.

  不过随着一连串政策的出台,俱乐部终于可以腾出手,踏踏实实完成好本该完成的工作,也已经有一些很好的苗头出现

  像广州城俱乐部,有媒体透露已经趁着球队更名,和顶尖的设计团队合作,准备更新包括队徽在内的球队新视觉系统。目前,广州城的官宣海报已经用上了新的元素,有可能与这一次视觉系统更新有关,整体效果还是不错的。

  在视觉系统这一块,中国的俱乐部历来不太重视,很多俱乐部甚至随便找一些外包团队将就。如果广州城此番能够获得不错的效果,相信将带动一批俱乐部行动,提升整个联赛的品牌。

  还有深圳队,自从上个赛季开始,就在俱乐部周边商品开发上有很多有意思的新动作,和包括腾讯体育、厚工坊、绝味鸭脖等品牌发布了联名商品。和球员郜林本人联名的潮流TEE也得到了球迷的追捧。不久的之前,深足在宣布金特罗加盟时,与实况足球手游合作拍摄了趣味视频,也得到了球迷与媒体的一致好评。

  不仅仅是这两家中超俱乐部。很多中甲、中乙俱乐部反倒是更放得开手脚,步子也往前迈得更大。陕西长安竞技恰好在今年迎来了自己五周年生日,他们在新媒体平台与各界人士进行了一系列互动,尤其是与很多香港演艺界人士进行了互动,是足球俱乐部新媒体运营工作很好的探索。而昆明郑和船工俱乐部,从更名开始,到新队徽的设计与公布,都透着一股真正的职业范儿。

  以上这些举措,都是小事,但却是中国的俱乐部一直没有做好的小事。也正是这些小事,才能体现出俱乐部上下对这份职业的尊重,才能体现出真正的职业精神。

  除此之外,中国足球还有很多问号需要解答:

  节流之后俱乐部如何拓展自己的收入渠道;联赛版权如何在扩大影响力与直接收入间取得平衡;未来俱乐部通过亚洲杯接收了一系列的专业足球场后如何做好场馆的运营;职业联盟何时能够组建,组建后如何形成真正有益的决策机制。

  以上等等,都需要中国足球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解答。而只有把这些问号都解答好,中国足球才不会在未来又一次回到原地。

  从1994年算起,中国足球至少经历了职业化、打入世界杯、中超成立、打假扫黑、金元足球这五次大型转折点。但中国足球又总是走在老路上,甚至越走越低。

  希望这一次,中国足球是真正要出发了。尽管来得有些迟。